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132yy.com-婧倩馆-7rmy.com,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本帖最后由 q900627 于 2011-4-21 11:32 编辑
此文超长,共八卷,每卷十章,共八十章
所以看文时,要有心理準备




採花大帝——卷一【下】 六至十章

第六章

  日上三竿,宫女们,就端来了热水,我将雨微抱起,见她还在沈睡着,不由歎息,这宝贝昨晚真是

热情,就连舒儿都比不上她,不用我调教她就可以如此的配合,不由期待将她调教好后,和她行房时的

快感。

  我和雨微一起进入热水中,佳人逐渐苏醒,见我抱者她在水中,不由一怔。「爷,应该让雨微服侍

你,怎幺可以让爷来服侍,人家洗澡。」雨微满脸羞红的说。

  「拷,你是大爷我的心肝宝贝,在说昨晚将你整的那幺厉害,爷当然要服侍你沐浴了,还要给你上

药,你的下身一定很痛吧。」经我一说,雨微就觉得下体火辣辣的,秀眉也随之皱起。

  见到她的样子,不用问我就知道一定有事。给她洗澡时,宫女已经将床具更换一新。就连满是落红

的手帕,恐怕现在已经交给了我的皇额娘了,就是当年我和舒儿上床时,我身边的宫女也将那玩意给我

额娘看,更何况现在。

  我将雨微放在床上,她的下体的却被我伤着了,我不理会她的反对,将撩伤用的药丸捏碎,就涂在

被我创伤的地方。雨微红着脸,看着我认真的样子,不由的心跳加速。看样子她是逃不掉了的,我的女

人。

  乖巧的舒儿进来,给我更衣,看到雨微的步伐微乱。眉眼一横,给了我一记白眼。「爷,你昨天可

是答应人家的,你看将雨微欺负的。」

  我面带色笑,「告诉爷,你是不是教过雨微,房事了的,她有些出呼爷的意料之外。还有她和你一

样拥有天下难得的名器,火镰玉涡凤吸,在那里爷得到了非常的享受,老天对我很好了。那感觉就像仿

佛有一股强烈的吸引力,正像小孩的嘴一般的吸吮着;又像是在咀嚼一般在轻咬着。我的宝贝就像在火

洞中融化一般,舒儿她比你多一样。」

  舒儿听着我没正经的话,粉脸微红,「爷,求您别说了,现在可是大白天的,我们还要进宫去给皇

额娘请安。」

  我色色的一笑,「今天爷要坐大轿子,要你和雨微一起在爷的怀里。」我的声音大的,就连在外面

的宫女都听见了。二女早就被我的话,弄的满脸通红。

  从进入皇宫后,我就一直和玉玄子二人在一块,我要看看冷冰和我的老姐冷月格格如何了,自从我

的推举,将他放入皇宫做一品带刀侍卫开始,他都有机会见到我的老姐,我老姐也对他一见钟情。

  这是我乐见的事,「冷冰,你和我的老姐相处的如何,好的话我帮你提亲。」我边饮酒边问着。

  「还好,我也有这个打算,要爷费心了。」冷冰敬了我一杯说着,「他娘的,你可不可以,不要这

幺见外呀!爷是我们的老大,好哥们,让他费什幺心。」玉玄子开口就骂。

  「你爷爷的,给我闭嘴了,在抢大爷的专利,大爷给你找上十几家亲事,累死你。」我喝完一杯酒

后说道,不要以为你是舒儿的干哥哥,大爷就不可以整你。

  玉玄子听到我的话,连忙闭口,舒儿同雨微和我老哥的妃嫔在一起赏花,我随时都注意着。「爷,

你真的要去江南,还带着纪老头。」冷冰给我倒了杯酒,问着。

  「没错,大爷我就是要去江南,听说武林中人,有很多都在江南,大爷我要去看看。」我将酒一饮

而尽,「老大,你不会是对江湖中的十大绝艳榜上的美女感兴趣吧。那可是一群不太好应付的人,弄不

好还会引起,江湖上人的反对。」玉玄子知道我是别有用心,他故意点出来。

  「你娘的,你不说没有人会说你是哑巴,大爷我就是要那十个美女,一个都不可以少,最重要的事,

大爷我天生就喜欢去江湖,到江湖上闯一下。」我喝完最后一杯就去找索萨哈,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赌了,

心里非常不舒服。

  玉玄子虽然不赌但他要保护我,这是我老爹死前的嘱咐,我给舒儿使了个眼色后,嘱咐德福好好保

护两位福晋,要冷冰去和我的老姐冷月多相处一下。

  我二人才一进前院,便听得从大厅内,传出阵阵呼喝。夹杂着一片喧嚣哗然之声。

  嘿!里面正赌得热闹呢!我早己不禁技痒,迫不及待沖进大厅,只见厅中灯火通明,黑压压的一群

宫里的人,围聚着一张张大赌桌,在那里赌得天昏地暗。

  我置身其中,反而不急着赌了。只是东张西望,分别混在赌客中,到每张赌桌先探探门路,看看行

情,再决定豪赌的对象。

  我最重视赌品、赌德。全凭赌技取胜,绝不容许赌诈,所以必须探查清楚,然后才可放手一搏,否

则宁可不赌。

  待我确定一个赌的地方后,就来至一张赌骰子的大桌前。这个赌桌客特别众多,原来主持摇红的庄

家,竟是个索萨哈,难怪赌客趋之若鹜了。谁许知道他摇红的手法,干荣殷,是个行家。

  我尚未走近,玉玄子就像开道似的,抢在前头,排众而入,大声叱喝道:「闪,闪,闪,恭亲王要

来赌!」

  我已来至桌前,轻描淡写地道:「咱们几天就赌十居,索总管的牌九没有我行,可是玩骰子,我就

没有比过。」索萨哈也欣然的接受。

  所谓只赌十局,就是无论赌客选哪一种赌法,与庄家对赌。但不得超出或少于十局,且每局赌资必

须万两之上,多多益善,来者不拒。但如此豪赌,巳很久未曾出现。一听有人要只赌十局,围在桌旁的

赌客们,均纷纷让开,想大开一次眼界。

  索萨哈笑了笑,做个礼让的手势,道:「爷,请坐。」我也毫不客气,大刺刺地坐了下来。玉玄子

站在小赌身边,做我的保镖。

  这时众赌客已不再叫嚣,连其它儿张赌桌的赌客,也暂时歇手,纷纷围拢过来。

  一则,他们是久闻赌十局的豪赌之名,可惜从未亲眼目睹,很希望今晚能大开眼界。一则是看我这

嫖赌不分家的王爷,怎幺赌术高超。

  因此,众赌客抱着好奇的心理,静静围在赌桌四周,决心看这场难得一见的热闹。「不知道小王爷

喜欢如何赌法?」

  「十局,猜点数,你我各摇五局!」我提出赌法。索萨哈毫不犹豫道:「没问题,我接受。」我正

色道:「为了公平起见。咱们在摇完之后,不得再手碰宝缸,而由对方另一个开宝如何?」

  「这办法非常公平,」但索萨哈略一沈吟后,才始微微点头道:「就依小王爷的。」

  我笑了笑,便对花索萨哈道:「赌金由一万两开始,累加上去,请索大人先摇第一局吧!」

  索萨哈也不客气,只见他左手抓起骰子,甩向空中。右手摇宝用的罩杯跟着往上龠。

  罩杯就像长了眼楮般,準确无比地扣向骰子。接着索萨哈右手再出,砰?的一声,罩杯已经扣在托

盘上,然后,索萨哈缓缓离手。

  「小王爷,你该下了。」「五点。」我毫不考虑地说道,并示意玉开宝。

  索萨哈脸色微现讶异。玉玄子打开罩杯一看,四粒骰子,二个四点,一个三点,一个两点,果然是

五点。众人几时见过如此的赌法,当下鼓掌叫好。

  索萨哈有些后悔,未曾在摇骰子时稍用技巧。紧接着我接过了骰子和摇宝用的宝缸。只见我右手倏

扬,骰子却只是缓缓射出,接着再抓起宝缸,同时诹空中,追向骰子。这招更神,只见罩杯跟托盘好象

有手在托着,突然分开扣向空中的骰子。而罩杯和托盘更在扣住骰子后,自动合盖在一起,卸个身落回

桌上,轻轻一跳。

  众赌客看得目瞪口呆,忍不住大声喝起彩来。我更是得意地回身挥手道谢,那可是神光焕发,不可

一世。索萨哈待众人欢呼稍停,才开后道:「六点豹子。」赌场中,另一名庄家,将四杯一掀,众人齐

口又是一阵欢呼。

  原来,托盘上四粒骰子,只有三颗六,一颗却是幺。如此一来,索萨哈可又输了一局。索萨哈方才

醒悟,原来刚才宝缸落回桌子时,曾轻轻一跳,只这一跳,便将原来的豹予,另外跳出个幺来。

  他这个当上的很甘心,可见眼前大爷,确切是个赌国高手。于是,他淡淡一笑接过了宝缸,手法类

似第一次的出手。当右手再出抄向空中的罩杯时,右手灵巧地一翻一转,方将罩杯扣回托盘上。

  直到此刻,还可以听见骰子在宝缸内仍的溜溜转个不停。

  待骰子停后,我缓缓地开口猜道:「幺、二、三、四,各一颗。」玉玄子一揭罩杯,果然又是被小

赌料中,托盘上整整齐齐摆着幺、二、三、四,四粒骰子。

  这三局下来,索萨哈总算笑不出来了。我没说啥话,只是接过宝缸,照第一次的手法,完全不变地

再使一次。索萨哈极其小心的辨别着点数,心中不禁付道:「王爷就是王爷,以为骗过我一次,就可以

骗我第二次。」心中不禁有气,待宝缸一落桌,便很有把握地道:「七点!」仍是刚刚赌场的庄家,一

开宝,众人又是一阵惊呼。

  只见托盘上清一色四点,红澄澄的骰子,煞是刺眼。

  尤其是索萨哈的脸色更是难看。原来,我算定,他第一次上当后,第二次必定会相当小心。于是出

手,暗用一股功劲,当主缸落下时,看来虽然也像跳了一下,其实所出的力道,却巧在此时完全消褪。

  因此,宝缸虽然跳动,但力道不足以影响杯内骰子的点数。也因为索萨哈对我的低估,这回使自己

又输一局。

  第五局开始,索萨哈不再大意。只见他双手持着